长腿大学妹

来源:一本道亚洲区免费观看,加勒比久久综合久久,99视频有精品视频高清,超碰人人破,99久久免热在线观看, 久草在在线免视频在线直播一,久久爱在免费线看观看,一本到在线高清观看,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久久精品一本到99热 小编:小影 更新:2019-12-25

长腿大学

作者:断线风筝&长腿大学妹
美西2013/09/03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经过与阿仁的两次亲密关係后,我喜欢上这种羞耻的刺激,所以当我第一个见面M技术学院网友再度在聊天室遇到我时,在经过对方多次邀约,我就没有再多加考虑,轻易地答应了对方约会的请求。

很轻易地,M技术学院网友成为我第三个亲热的男人,虽然他也想进入我的体内,但我始终还是夹紧我的双腿, 再仗着自己个子高挑,没有被对方得逞。在这种性爱游戏下,我发觉我可以保有贞洁没有失身于对方,虽然被抚摸玩弄了身体但对方无法进一步的懊恼表情让我有全身而退的成就感更感刺激。

虽然我对交男友或结婚对向的期待很高,但在这几次跟坏男人的接触后,我却爱上了去招惹这些坏男生,变得很喜欢跟这些不论工作经验、学历都让我看不上眼的男人混在一起,对于他们私下约我出去玩,感觉很冒险刺激挑战。当然在对方面前,我有强烈被冀望的虚容心。

在经过阿仁室友将我的事情大肆宣传,阿仁室友以前的高职同学D技术学院的网友找上我,对方未直接地表明来意,但我很清楚他企图 而我也答应对方的约会。D技术学院的网友因为约到我,就对他的好友同学炫耀,所以在约会当日,另一个约不到我网友也跟来赴约,所以第一次展开同时跟两个男生约会。

事后他们也分别约我,我也分别答应对方过夜的请求,虽然我依然没被对方得逞,但我后来才发现D技术学院的网友在网咖吹嘘他们两个都上过C大女学生,由于我都是以 ”长腿大学妹”为聊天室代号。C大长腿女学生的事竟开始在这间网咖流传,我倒也不以为意 甚至觉得很有意思但这也招来我生命中第一个男人黄叔,当时自称是48岁的网咖老闆。据说正是从他网咖顾客那知道我 而上聊天室找到----”长腿大学妹”

黄叔是ZB市当地人,我小学时是在ZB市读书,所以一开始跟黄叔在聊天时就倍感亲切。虽然他讲话很粗俗,又是漏动百出的吹嘘但我听来却觉得很有趣,所以我假装自己很容意被他说服。还给了他我的手机号码,虽然他也想约我出去,但正逢我课业有些忙碌。

直到大四上学期中时,刚好我考完期中考,正无聊的时候,一上网就遇到黄叔。当天黄叔就跟我提出要找我出去援交,想给我钱约我出去做爱,虽然我跟黄叔再三说明我见网友不是为了援交,但黄叔还是坚持要找我见面,在他的百般纠缠下,我终于答应了中午跟他一起去逛ZB市。

因为害怕同学发现我跟坏男人出去约会,虽然黄叔说要开车过来接我,但我还是要他开车到H市后火车站等我。当我在后站上了黄叔的车,黄叔第一眼就认出了我,很轻易地就说出我妈妈、和我当警官爸爸的名字。并说记得大我十岁姐姐。
   
  接着黄叔说他在我妈刚结婚, 每天坐公车通车时就常见到我当小学老师的妈妈,他说我长得跟我妈年轻时一样很漂亮,腿一样的修长,脸蛋一样美丽,并且说我真的不简单,能读到C大,人也一定很聪明,他还说像他能跟我这美女约会真是赚到了。

听黄叔这样讚美我,心里开始有种优越感。接着又说我比我妈妈和姊姊还要漂亮的美女。听到这我心里更是飘飘然又说他后来有开过槟榔摊,就在ZB市国中对面,说起我姊姊穿着校裙露出洁白的大腿骑脚踏车从槟榔摊前经过,竟又大剌剌说我姊姊当年国中时美丽的大腿常常是他当年注视的焦点,还曾看到我姊姊穿的可爱小内裤曝光的模样,真的是好可爱。

黄叔接着转过头来注视着我说:「妳今天穿的连身短裙又露出修长的大腿,是不是想勾引我?可不可以告诉我,修长大腿短裙覆盖下的内裤是什幺颜色。」

我害羞地低下头的说:「蓝色。」

黄叔接着将手轻轻放到我大腿上:「妳今天打扮得这幺漂亮,是特别为出来援交穿上的吗?穿篮色内裤,是想在黄叔面前展示性感吗?」

我脸红的说:「我没想要援交啦,但是有稍微作打扮。」

黄叔暧昧的笑着并抚摸着我的大腿:「听网咖的男生说,妳很喜欢做爱,他们说妳是个很漂亮的淫蕩女大学生,今天我有没机会跟妳亲热一下。我可不是那些穷学生,我还会给妳一些零用钱。」

我尴尬的说:「我没想要钱,只是想出来走走而已。」

黄叔接着当我的面说起当年他曾做过应召站车夫,也在理容院那种地方工作过。对他讲述这些特种行业的事情,我并没有反感,而且还感到好奇。最后还提到他在理容院工作因妨害风化,因而被我爸爸抓过。

黄叔露出邪恶的笑脸说:「没想到我今天能约到当年抓我的警察女儿出来援交,我想警察的女儿做援交干起来一定特别爽。没想到妳还是长腿美女漂亮的C大学生」并玩笑的说「有带学生证可以给我看吗?」

听着黄叔低俗的言语,我虽然有些害怕羞愧,但对他的挑衅感到跟先前很不一样的刺激感。接着我有点炫耀的心理向黄叔大胆秀出我的学生证,证明我是出自名校的高材生,让我的心里感到小小的得意。

下午我们就在ZB市逛街,黄叔接着邀我去他的网咖上网玩游戏,所以我也毫无戒心的就到网咖去玩。

由于网咖楼上有独立包厢,所以我轻易地就跟黄叔去到楼上的包厢。一进入到包厢,黄叔马上从后面抱住我,紧紧地搂住我纤细的腰,并且握住我的双手,身体就这样从贴上了我的背部。

黄叔把头靠在我的肩上,露出恶魔般的淫脸说:「妳这长腿美女C大学生,一定很期待这一刻,是不是很期待这样的被我抱住?下面有没有湿湿了?妳这淫蕩妹应该很想被我干对吧?」

在感觉到黄叔火辣辣的眼神,听到这低贱的挑逗言语,我开始感到紧张恐惧,却也下意识慢慢地低下头,回说:「我没有这样想,只是想出来走走玩玩,不要这样好吗?」虽然我嘴里说着不要,但我的身体却没做出闪躲的动作,仍任由黄叔抱紧着我。

黄叔伸手在我柔美光滑的脸蛋上轻轻摩挲,并用手捧高我的脸庞,凝眸看着我的眼睛。我害羞的不自觉想回过头闪躲黄叔的注视,黄叔也趁机将左手手指渗入我后脑的长髮间,让我紧紧更靠近他。

突然黄叔低下头吻上我雪白的脖子,右手往下搓揉我性感的臀部,再抚摸动人的玉腿,然后掀起我的短裙抚摸篮色半通透明蕾丝内裤,并将右手指伸进蕾丝内裤里来回抚摸臀部、阴部,接着把食指插入我潮湿的阴道里探究。

当黄叔伸手触摸到我的大阴唇时,我的身体如同触电一样,但我咬住嘴唇,强忍住喉间的呻吟声。可是当黄叔将食指插入阴道时,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哼声,并伸手揪紧黄叔的头髮。

「Amy妳的体香好香,我最喜欢闻妳这种年轻女生散发出来的味道,我好兴奋。有感觉到我勃起的粗大鸡巴吗?等一下我会用我的鸡巴干妳的鸡掰喔!」

在黄叔爱抚快感和低俗言语的刺激下,我呻吟的回说:「黄叔,我没有想要这样,我要回去了……」

「Amy妳不要一直说不要,妳的鸡掰已经将妳出卖了,妳的小穴在我摸前就已湿透了。要给妳援交的钱妳还不要,妳是那种不用钱就送上门给人干的下贱女大学生。我看到妳上车时,就知道今天一定可以干到妳这小贱妹。果然如那两个D大学生说的一样,只要约得出来,就一定干得到,等一下我会用我的鸡巴好好餵饱妳这骚货。」

听到黄叔羞辱我的言语,虽然感到很羞愧,但快感又比先前更强烈,私处的分泌源源不绝,如同强烈电流贯穿全身。我呻吟的回说:「黄叔放过我,不要这样啦!」

「Amy妳应该很想要了吧?我们到旁边的沙发上,让我将鸡巴插进妳的小穴,保证操得妳爽上天。」

黄叔就这样一边亲吻着我的脸颊,并环抱上我的腰,并带着我的身体走向沙发。接着黄叔将我压倒在沙发上,并趴在我身上,从脸颊亲吻到我的嘴,当黄叔的嘴压在我红润的双唇上时,我下意识的把牙齿紧紧闭合,不让黄叔的舌头入侵我嘴里,虽然我的身体僵硬到不行,但我还是转过头避开黄叔的吻。

「Amy,不能吻妳吗?妳不会跟有些援交妹女一样,穴穴可以被插,但不能接吻。对了,妳今天就是出来援交,那就算是卖淫啦。」

在听到黄叔说我像援交女,虽然感到很羞愧,但身体又觉得好刺激,我呻吟的回说:「黄叔,不要这样啦!我不想跟外人接吻,我也没有要援交。」

「Amy,那今天就是只能干穴,不能接吻啰?哪一天妳让我干爽了,妳就
会主动跟我接吻的啦!把我当成妳的男人。」

黄叔右手抚摸着我的胸部,左手解开我连身裙的上排钮扣,接着解开我蓝色薄纱胸罩的后扣,让我浑圆坚挺的乳房暴露在他眼前。

黄叔用左手大力握住我又圆又挺的右乳,右手拿起蓝色薄纱胸罩闻了一下,并伸出舌头在胸罩内舔了舔,接着肆无忌惮地玩弄起我的乳头。

黄叔边玩边淫笑着说:「Amy,妳的乳香好迷人,奶子好漂喔,比当年妳妈妈的还要好看,妳应该有34D。当年我在妳妈去ZB国小上班的人很挤的公车上有偷摸过妳妈的奶子,妳妈当年被我摸时也是很陶醉,一点抵抗都没有,妳们母女俩真是同一种个性,淫蕩又下贱的母狗。」我虽怀疑黄叔所说,但也没追问。

黄叔开始玩弄我的乳头,我的脸颊绯红,气紧而喘,咬着嘴唇,身体试图闪避 但从胸部传来极强的刺激渐渐往身体内渗透,彷彿有一团火在身体内燃烧起来。当听到妈妈的胸部也被黄叔摸过,且跟我一样淫蕩下贱,我感到好难为情,但胸部的刺激让我开始浑身发抖,喉间也忍不住发出极大的呻吟声。

我伸手摀住嘴,不想让自己的呻吟声宣洩,伴随着气喘声音说着:「不要,不可以这样……」

黄叔解开我连身裙上的其它钮扣,让我的连身裙滑落到沙发椅下,并脱下我蓝色薄纱胸罩,盖住我的脸上,用拇指食指捏住我的粉红色乳头,俯下头去叼住我左面的乳头吸吻起来,并发出「咻咻」的吸吻声音。在乳头被强烈的刺激下,我只会呻吟着不要,完全没有伸手反抗的余力。

「Amy,妳的乳头又坚硬又翘又红,真是极品,今天我要好好玩个够。」

黄叔的身子接着往下滑去,那灵蛇般的舌头从我的乳头一直轻吻到我的肚脐上,并想用双手掰开我的大腿,触摸我大腿根部。在感觉到黄叔掰开我大腿的企图,我紧张的夹紧大腿不想让他得逞。

「Amy妳这淫贱女大学生,快将大腿打开,让我用舌头好好舔一舔妳的鸡掰,让妳嚐一嚐高潮的感觉。」

当我紧张的夹紧大腿,并侧过身蜷曲起身子,不想让黄叔得逞时,突然间黄叔用力地将手掌拍打上我还穿着蓝色薄纱内裤的丰满臀部,手指也不断地隔着内裤触摸着我的阴户,最后手指头放肆地插入内裤里已经湿漉漉的下身。随着手指头快速的抽插,我也不断地扭动身体并情不自禁的大声哼了起来。

「Amy,妳比妳妈妈还色,当年我摸妳妈妈的屁股时,她还知道闪躲,当我将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也没像妳这幺湿,妳真是个下贱的援交妹。」  
   
「又提我妈, 是真是假啊? 」

黄叔说完翻过我的身子,让我趴在沙发上,他则从背面拥抱,右手不断拍打我的屁股,手掌也用力爱抚我的阴部并触摸我的大腿,黄叔的嘴唇也从我背部一路往下亲。最后黄叔的嘴唇贴上我已经湿透了的蓝色薄纱内裤,随着黄叔的嘴唇贴了上来,我的心也跟着狂跳,当自已的私密处完全曝光在黄叔眼前,我不仅感到羞怯,心里也更加紧张。

紧接着黄叔抬高我的屁股,并且用双手将我的蓝色薄纱内裤往下脱,让我跪趴在沙发上,并翘高我的臀部。这时我对这个姿势感到好羞愧,并对黄叔说着:「不行啦!我不是那样女生,放过我吧!」

黄叔站起来脱下自己的内裤,接着趴在我臀部后面,虽然我夹紧双腿,但他的手指从我湿润的阴道里带出我的淫水,涂抹在我的阴道口, 他的阴茎也开始在我湿淋淋的阴户上摩擦,但在这种摩擦的快感下,我对黄叔的命令开始屈从。

「Amy有没有感到很爽?妳夹着腿是不是想让我插不进去呀?那我让妳更爽。把屁股抬高些……对,真乖,一说就会自动抬高屁股。」

在黄叔言语的诱导跟阴户的触感下,我情不自禁的将臀部拱得更高,趴在我臀部后面的黄叔突然双手拉住我的腰,将我的腰身拉得更高,并将阴茎对準我的阴户。接着黄叔曲腿一蹬,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阴茎上,虽然我夹紧了双腿,但还是感觉黄叔的龟头已有些插入我的小穴里。
   
「Amy,不要夹腿啦,打开双腿让我上吧!厚!你个子高腿长很好看 却不好上耶」
   
  突然间我感觉到全身无力,在黄叔的重压下,我的身体扭曲并发出痛苦的哀鸣。
   
「Amy,我已经插进去了,妳就不用再夹腿,乖乖地打开双腿让我上吧!插入一下也是插,妳别假了,长腿小贱妹。」

当黄叔说完话后,我脑中一片空白,吓傻了。
   
「我怎被他进去了! 」

  夹紧大腿的力量也自暴自弃的消失无蹤。接着黄叔让我趴着翘高屁股,并轻易地将我的双腿打开,接着黄叔将我的臀部往后一拉,一挺腰将他的阴茎往我子宫内插入。我全身感到一阵剧痛,绝望地闭上双眼,泪水也不知不觉中沾湿我的眼眶。

我对黄叔哀号的说:「不要……黄叔,好痛啦!快拔出来……」

虽然我想再夹紧双腿,但黄叔那根深入我下体的阴茎,撕裂的痛感让我不再作抵抗。跪在沙发上的我开始自暴自弃的屈服于黄叔的强暴,并感到绝望伤心,我再也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本钱了。

随着黄叔挺腰将深入阴道的阴茎送入我的子宫,我开始觉得我什幺也感觉不到,只感觉阴道被塞得满满的,连心也被塞得满满。当黄叔将深入我子宫的阴茎拔出时,我觉得下身一阵空虚,彷彿心中什幺东西给人夺走了,一片空落落的。

「Amy,没想到妳这长腿援交妹的鸡掰这幺紧,真想不到万人插的妳,下面还有这种紧度。」

「哇!我的肉棒上还有红色血迹,Amy妳不会还没被别人开苞过吧?看来今天我要好好干妳。像妳这种名校学生的头脑一定很好,一定能记得很多事,我已经干进妳的鸡掰,妳要记得妳是我的女人了,等一下我要把妳干到高潮,把妳征服。记得被我干」黄叔说完开始加快阴茎抽插的速度,坚硬的肉棒摩擦着我的阴道,火热的龟头顶撞到我子宫深处。

我一边喊着痛,随着肉棒重重的撞击,被肉棒填满的阴道也越痒越麻。随着大龟头顶撞到我的子宫,愉快的刺激感也越来越强,我也开始娇喘呻吟起来,而阴道里的淫水跟血水也伴随着阴茎的拔出,流向我的大腿内侧。

「长腿援交妹真是夹得有够紧的,真的吸得我爽死了。妳不仅人美,骚穴更美,等一下一定要将妳中出,让我的精液射进妳的鸡掰里。」

黄叔说完这话,握住我扭动的细腰,阴茎在我阴道内横冲直撞并抽插在我子宫里。不知不觉中,我也向后挺着屁股,想让黄叔插入得更深,肉洞里也越来越敏感,不知不觉我也兴奋了起来,开始娇声尖叫。

黄叔听到我的尖叫声更是使劲地狂插,突然间火热滚烫的精液喷入我的子宫里。就这样,我承受了黄叔对我的体内射精,虽然内心感到自己被做贱,但看到黄叔满足得意的脸,我竟有种异样的刺激, 算是被征服的快感吧。

在送我回去的路上,黄叔去西药房帮我买了事后避孕药,在餵我吃药时候,黄叔跟我说:「Amy,妳今天有没被我搞到很爽呀?记得,妳以后就是我黄叔的美眉了,长腿小美女要记得被我插过, 第一个插你喔。」

听到这话,我感到很委屈,觉得对不起自己一直的坚持,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想到自己被黄叔认为是他的小女人,不知不觉我觉得自己已经很下贱。或许就如同张爱玲说的:「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通过阴道的插入,黄叔征服了我,让我成为他的女人,性的快感将我的灵魂出卖给黄叔。


女大学生故事——暴露(六)屈辱

在经过与黄叔性爱后,我感到非常懊恼与后悔,我就这样轻易地被黄叔夺走了处女。在男友寒假12月回台渡假前,,害怕男友回国后发现我不是处女,他可能要跟我分手得厄运降临在我的头上。

在圣诞节前一个星期,男友回到了台湾,我虽然很紧张,但还是很高兴他能回来看我。很庆幸男友回国后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在亲热中,对我不再是处女也没有任何怀疑。我想他可能认为我在他出国前的亲热就将我的处女献给了他,虽然那一次异常痛,加上两人都没经验 男友怕我痛而没能真正进入我的身体夺走我的处女。在圣诞假期结束后,男友又回到美东继续攻读他的博士学位,我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总算真
正的放下。

当男友回美后,我空闲的时间又多了出来,我又开始流连于网路聊天室打发我那无聊的闲暇课余时间。黄叔一看我出现在网路上,就很勤于想约我出去,我总是对他推说课业忙碌,要等学期末考完试后。

在经过几次电话聊天后,我才知道黄叔实际上已经54岁,他最小的女儿年就都还比我大2岁,如果在一班人眼里黄叔是个肥胖猥琐老头,色瞇瞇的像只猪哥,十分噁心。但不知道每当我想起被黄叔夺去处女后,黄叔得意满足的脸,我就觉得很羞耻,想到我是他的小女人,就觉得自己很下贱。但每当黄叔打电话来约我,我却又有些期待,虽然我一直拒绝他。但内心去很想跟他出去。我内心的处女情结,让我抗拒不了他。每当黄叔说他是第一个插我的男人,我就会害羞的阴道湿润。
   
  在我考完期末考的当天,一上网就发现黄叔在网路上等我,经过黄叔再三邀约,说他上次还欠我一套衣服没买,还说他是我第一个男人,我不会忘记我把处女给了他,上次给他干得哇哇叫的情景吧?听到黄叔提到我的第一次给了他,心里就慌乱无助,下体也不自觉地湿润起来。

经过黄叔再三纠缠,我总算答应了出去和他共进午餐。那天我画上彩妆,并穿上粉色连身短裙,短裙短到只有大腿根部的二分一,短裙下露出我修长美腿,小脚上并穿着浅蓝色高跟凉鞋。

当黄叔在约定的地方见到我时,眼睛直发亮的盯着我的胸部看,低声问说:「穿得这幺性感,乳头都凸起,是要诱惑黄叔我吗?胸罩没穿,不会连内裤都没穿吧?喜欢暴露被人看吗?」

我害羞的回说:「我哪会没穿,只是内衣没有内衬。看那幺仔细干嘛?」

「Amy,妳穿这样真的好性感,看着妳微微颤抖的乳房,我都要流出口水了。」

看着黄叔色色的眼神,且一见面就将手靠上我短裙的臀部,我说:「黄叔你别老是眼睛紧盯着我衣服胸口看,手也别在那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色情狂耶!」

黄叔贴上我的身体拉我上车,接着我们就在大远百先吃顿午餐,并在服饰店逛了一整个下午,黄叔还买了几套衣服给我当礼物。当傍晚来临时,黄叔再三邀约我到他的住处,经不过黄叔再三请求,我答应去他住处换衣服给黄叔看。
   
  一上黄叔的车,黄叔就用有力量的双手抱住我的身体,我忼拒想推开黄叔,嘴里说着:「黄叔不要啦,这是公共场所不可以,等回到住处在说。」

  但黄叔并不理会我,将头贴近我的脸想要吻我得唇,我转头躲开,不想跟黄叔接吻。黄叔低声在我耳边说着:「妳是我的美眉了,干都干过了,不要装了。」

  并霸王硬上弓的扯开粉色连身短裙细肩带,让我浅紫色无内衬内衣显露出来,我用双手包围护着我的胸部,不让黄叔得逞。但黄叔手直接翻开我的连身短裙,并将手掌伸入,隔着淡紫色薄纱内裤直接摸在我的阴阜上,手指隔着内裤在我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这一瞬间我头皮发麻,身体有强烈触电的酥麻感,身体也开始发软无力。
  
「黄叔不可以,不要摸了,这是公共场所不可以,饶了我。」
  
  黄叔并不理会我的拒绝,把我浅紫色内衣的肩带从左肩头拉了下来,虽然内衣另一侧的肩带还挂在右边胳膊上,但是左边乳房完全裸露在黄叔眼前。黄叔接着将嘴靠近裸露的那衹丰乳,并吮吸起我粉嫩的乳头。
  
「Amy,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有摸得你很爽对吧,你这长腿小贱妹,上次我已经插进去过了,妳就现在这让我干一炮在说,不用想再夹腿,乖乖地打开双腿让我上吧!」

「黄叔不行……住手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呜……求求你……」
  
「长腿小贱妹,既然不想在这干炮,你就在这用手帮黄叔打枪,打完枪记得把内衣裤脱下来,你这套内衣很性感,黄叔想留下作纪念。」
  
听到黄叔这样说,我害羞的点点头。

黄叔接着拉我的手伸手解开了裤裆的拉链,从他的内裤裏翻出来他的鸡巴。他的鸡巴已经完全勃起,他的鸡巴跟我握过几个男生鸡吧比并没比较大,有粗黄瓜那麽大小,当我的纤手刚刚才握住并开始揉搓,黄叔已经把手伸进连身裙子的背后,并解开了内衣背后的搭扣,脱下我的性感内衣,让我的胸部暴露在他眼前。
   
「小贱妹,你的乳头真的好挺,34D的乳房好丰满,乳晕还是这种漂亮的鲜红色,黄叔我真想在这多吸几口妳的奶奶。」
   
  黄叔一边用手抚摸着我的裸背,一边吸着我的粉嫩的乳头。在黄叔吸允乳头下,不知道为什麽一股强烈的刺激像电击一样充斥了我的全身,我感觉非常兴奋,不知不觉发出了呻吟声。
  
「Amy乳头被吸得很爽吧,都叫出声音了,果然是好色的女大学生。」
  
「黄叔我不是那种好色的女学生,不要这样…不要啦……求求你……」
  
  听到黄叔说我是好色的女大学生,我感觉到好羞耻,想到我竟然做贱我自己,跟黄叔这种人发生了性关西。我的小穴应不知不觉中湿得春水泛滥。我更是夹紧双腿不让黄叔发现这个秘密。我不由的加快了对黄叔手淫的速度,当我双手握住黄叔的滚烫的鸡巴,感觉鸡巴变得又粗又大时候,龟头上流出了黏黏液体我的双手,黄叔也兴奋地呻吟起来,在我的套弄下十来分钟后,黄叔很快的射精,我拿出车裏纸巾并将黄叔的鸡巴擦拭乾净。
  
  在黄叔的要求下,我乖乖地脱下内裤,并将我的粉色连身短裙穿好。第一次这样没有穿内衣内裤就套着连身短裙,让我感到好奇特的感觉,但看到黄叔满意兴奋的表情,我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一停好了车,黄叔就帮我拿着装着新买的衣服的袋子,拉着我往7-11走。很快的路边有男生眼神带着色彩看着我,看着我们走进7-11,就跟着进来,虽然被人瞧着感觉很奇怪,但这种奇怪的感觉却满足我的虚荣心。   

  黄叔也发觉有人瞧着我,就很不客气将手摸到我大腿内侧磨蹭起来,此时我全身不自在,在陌生人的注视下跟黄叔的抚摸下,我性感的身体不知不觉的颤抖起来,我又感觉到我的大腿根部变得更潮湿了。

  黄叔买了些饮料,在帮黄叔结帐的时候,店员也直盯着我的胸部看。虽然他的眼神很情色,但有黄叔在旁,对方只敢看,并露出羡慕的眼神,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刺激感。

一到黄叔的住处,黄叔就把我拉到客厅的落地全身镜前,并要我脱下粉色连身衣裙,并要我换上他喜欢白色露背短裙装,并要我换上整套浅蓝色日系情趣内衣加丁字裤。当我换好新衣服后,黄叔紧紧地从后面拥抱着我,在我耳边呢喃地说:「Amy,看妳今天穿粉色连身短裙,没有内衬的胸罩里乳头若隐若现,就知道妳很不安份。是不是男友太久不在身边,身体的骚劲需要我黄叔帮妳发洩掉?今天是不是很期待?上次应该有让妳这长腿C大学生满意吧?没想到读小绿绿高中毕业的妳竟然这样欠人干,今晚我会尽我所能好好爱妳。」

当跟黄叔一起站在镜子前面,镜子中看着自己充满慾望又敏感的身体,身体不知不觉亢奋起来。听着黄叔挑逗的言语,看着镜子中黄叔的手贴在我短裙上浑圆的屁股,感觉黄叔抚摸我的屁股,并伸入我短裙内探索丁字裤,我的身体感觉异样刺激,脸也跟着鲜红了起来,对着镜子敏感度也大大的提高,另一方面我又感觉到自己很下贱,背叛了男友,精心打扮这样出来陪男人。

黄叔在镜子前解开我白色露胸连身裙的排扣,接着黄叔很快地脱光他的衣服,两个人赤裸裸的脱光衣物,本来是只有一双眼睛可看,却多了面镜子,有如放大镜般,更让人心跳不已。

看着镜子中被黄叔吸吻的乳头及被隔着内裤抚摸的阴唇,在手指刺激下,虽然隔着内裤,还是可以看到镜中两片阴唇微微敞开。看着镜子中黄叔用手指分开我的阴唇,刺激着我的阴蒂,看着镜中被抚摸的自己,我的阴道跟着悸动起来,我也变得非常兴奋,渴望被黄叔充实。

看着镜子里黄叔爱抚我的双腿,并想分开我夹紧的大腿,不知不觉中,大腿就没有力量,很轻易地让黄叔将他的手指头插入我的阴道里,并一边抽插,一边爱抚阴蒂,另一只手来回在我胸前爱抚。

「不要啦,别这样……」头一次受到这样的刺激,虽然我想再夹紧双腿,夹紧后在镜中影像的刺激下,我不知不觉又鬆开双腿想看清黄叔的手指在我小穴里如何进出。

不知不觉中,我将手贴在镜前寻求支撑,身体向前顷,好让黄叔能触摸到我阴道深处。看着镜中被黄叔手指头插入的私处,感觉变得好奇怪,觉得自己好淫蕩、好下贱,虽然想将双腿靠拢,但微疼痛的性爱刺激让我再也无法夹紧双腿。当黄叔将手指头抽出阴道时,我贴身的底裤已经潮湿一片。

当镜子中黄叔用后体位抱着我的腰,我身体往前倾并稍屈漆,降低臀部,让黄叔将弟弟插入我身体深处的时候,我羞辱的低下头闭上了眼,但我阴道内部深处却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淫水源源不绝由花芯涌出。

黄叔在我的耳边说:「Amy,妳今天怎幺这样乖会自动翘屁股,腿怎幺不夹紧了?记得妳上次腿总是夹得很紧,不是很容易上的。刚才插进去时还想说妳会抵抗一下,没想到一进去,看样子妳应该很喜欢被我上。怎幺样,喜欢上被干的感觉了吗?」

听到黄叔羞辱我的言语,我害羞地低下头,并用粉红色连身裙盖住我的脸:「没啦!」但兴奋的哼声还是不自觉地从嘴里发出。偶尔抬头看着镜中黄叔插入我体内的动作,自己的敏感度也大大提高,每一下插入,我都不由得浑身一颤,无法忍住自己的兴奋,淫声大叫起来。

黄叔邪恶的笑着说:「长腿妹,怎样,很爽吧?都叫了出来了。在客厅看着镜子干,够刺激吧?窗帘布都没全部拉上,这样有暴露的感觉吗?黄叔这样做有让妳满意吧?」

感觉到黄叔很粗很硬的肉棒在我身体里面抽插着,我害羞得浑身直抖,有如触电的感觉,一股股刺激的电流直冲我的全身。在黄叔的抽插下我开始感觉到高潮,不停地呻吟着,声音也越来越大声。

「长腿妹,怎幺样,高潮了吧?这幺敏感,还没干多少下就这样叫个不停。怎样,妳需要个男人来满足妳这骚货。」

我不知不觉觉得难过,但还是忍不住从嘴里发出呻吟声。

当黄叔开始抽插,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阴道口再插入到子宫最深处,一波波强烈的快感不断地冲击,高潮来了又来。

「长腿妹,爽吗?说妳是黄叔的女人,我会把妳干得更过瘾。说,从今天起妳就是黄叔的女人,不然我要把肉棒拔出来了。」

  我低下头不语。

说完,黄叔又开始插入我体内,快速的抽送起来,很快地黄叔又将我送上一次高潮。当我的阴道开始收缩时,黄叔又将一股股热得发烫的精液内射入我子宫内,我被干得浑身发抖地趴在镜子前面。当黄叔将他的肉棒从阴道拔出时,一股白色精液也从阴唇间缓缓流出。

黄叔用手指在我的大阴唇上触摸着,并在我耳边说:「小贱妹,干妳真的好爽耶!每次都中出内射妳这种高学历的漂亮女生,真是有成就感。」

黄叔将沾满精液的手指涂抹在我双颊,并要我吸吮他沾满精液的手指:「小贱妹快舔,妳是我的女人,要乖乖听话,不然等一下真的要打妳屁股。」

听了黄叔威胁的话语,我乖乖舔乾净他的手指。

  黄叔又将沾满精液的肉棒送到我眼前

  「爽吗?妳是我的小美眉,要我把妳干,就要乖乖把它舔乾净。要被干,就快它舔乾净!」

  我顺从把整个肉棒 从跟部蛋蛋到顶端都认真舔乾净, 舔得都是我口水。随着肉棒又硬,黄叔就要我趴着再上我一次。就这样,当晚我没有回去,在黄叔的姦淫下我整整含硬了他三次肉棒,让他上了我四次。我完全屈从于黄叔。

  我自我催眠的藉口是 「他是第一位进入我, 得到我贞操的男人啊

Copyright © 2008-2028